miranda

明天大学第一课,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愿努力与梦想并存!

朝秦暮楚:

画了个去海南度假,在床上等澜澜洗澡出来的巍巍,想巍巍(有参考有贴素材,就摸个鱼,自己画着玩,又不是商稿)

北欧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冷。她打开落地窗,风夹杂着雪花吹进来。

       这落地窗是她在这个房间最喜欢的地方,所以她会省吃俭用好几个月买了一张裘皮毛毯铺在窗前的台子上,摆了两个靠垫,基本她喜欢的书。她蜷在这个冰冷世界仅存的温暖一角,准备这样过完整个冬天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她不必这样委屈在一个小房子里。她信用卡里的钱够她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路段买上一栋别墅。香车美女,珠光宝气,她可以过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这不是她,她很少用那卡里的钱。大多数时候,她在外面兼职做汉语家教来维持生活。她清楚得很,她对这份需要极大耐心的工作无丝毫好感,她只是在赌气。可是跟谁赌,赌什么,她有时问问自己,发现自己也很茫然。后来她明白了,她只是不希望自己过得很好。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心安理得的消沉逃避;可能也只有这样,能让她午夜梦醒啜泣时,多了一丝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   此刻,她站在窗前。久违的寒冷将她在温暖中建立的麻木统统撕毁。她自从到这里便很少哭了,她总是笑。冲卖花胖胖又和蔼的老妇人笑,冲餐厅里问她要电话的大男孩笑,冲早晨送牛奶的中年大叔笑…然而这笑又好像从来没发自内心,面具一般的挂在脸上。温暖给了她保护膜,她从前深到骨子里的喜怒哀乐,如今都被深深埋葬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 可现在,她终于鼓起勇气拥抱寒冷。冷气触到皮肤的一瞬间,她的思绪也飘回从前。久违的寒冷侵蚀着她的身体,巨大的悲伤更令她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   她终于忍不住了,缓缓蹲下,放声大哭。

【Fin】

别业居幽处,到来生隐心